胜游官网

  • 媒体胜游

【南报网】钟山艺语丨艺术批评要有批评精神

2021-09-1013

分享到:

现在的一些批评没有真正介入艺术创作,丢弃了艺术批评精神、批评本质与批评责任。这就是艺术批评的一种缺席状态,是失去了艺术批评介入艺术创作的状态。

很大程度上,因为艺术创作与艺术批评在关乎艺术本质的时候是相同的,故此艺术批评与艺术创作是相互依存、相向而行的关系。故此,艺术批评需要社会价值和艺术价值两个层面紧密关涉艺术及其艺术现象,应有新时代的时代担当,艺术批评也应不忘初心。

艺术批评与创作相比较,当下的艺术创作与艺术批评不是对等的状态。艺术创作看似很繁荣,“五花八门”的社会性群体创作组织很多,各省市都有自己的官方和民营的美术馆、展览馆,艺术作品与大众见面的机会多,人们接受艺术快捷方便,而艺术批评的社会组织机构与之相比却较少,艺术批评家与艺术家相比较,人员也少得多,有的艺术批评者可能还是临时客串一下,未必是专门从事艺术批评,偶尔在自媒体上发表一点浅层的艺术批评。这种不对等的现状,成为艺术批评不景气的原因之一。

当然,艺术批评不“景气”的原因更多在艺术批评本身。艺术批评家没有真正用好批评的话语权,来分析和判断艺术创作的现状和艺术作品的质量。艺术作品的质量主要是艺术家的行为结果,但同时也需要艺术批评的助力提升作品的高度,体现作品的社会价值和艺术价值,艺术批评不是只看中作品的经济效益就叫好,否则艺术批评在当下就成为“失语”的状态。

艺术批评要更多地从艺术的社会价值和艺术价值两个层面,提出客观的、公正的、有建设性的话语,针对艺术作品和艺术现象提出艺术创作要以社会效益为第一位,不能盯着经济效益创作出平庸的作品。

当前的艺术创作离开了真正的艺术批评后,有些困境无法走出来,成为一种创作的“内卷”状态,自我陶醉、孤芳自赏或自娱自乐,与社会严重脱节。这种艺术创作的“内卷”与艺术批评的“躺平”是有关系的。

我们说艺术批评缺席与不在场不是说批评家没有撰写艺术批评的文章,而是指艺术批评的不到位,没有起到引领艺术创作走向新时代的精神高度,没有实现对艺术创作进行新时代的精神引领,缺少对艺术创作的新时代的审美观的引领,缺少对社会主义的艺术创作朝着健康的、朝气蓬勃的创新与发展的引领。故此,艺术批评要反思自身,艺术批评要“促进提高文艺作品的精神高度、文化内涵和艺术价值,为人民提供更好更多的精神粮食”。

艺术创作有高原没有高峰的现象,不仅仅是艺术家的事情,与艺术批评也有极大的关系。艺术批评就是要引领艺术创作如何从高原走向高峰,这就是新时代的艺术批评精神、责任与担当。

历史不创造重复,艺术也不创造重复。我们的一些艺术批评在对一个有成就的艺术家及其作品进行评论时,往往爱套用一个观念来赞扬,如赞扬某位艺术家可能会说他就是当今的梵高或的罗丹等之类的话。其实被赞扬的艺术家是很可怜的。因为批评家说的是当今的梵高或罗丹,而艺术家自己的名字消失了,没有了自己的身份,成为梵高或罗丹的打工仔,不是很悲哀吗?

这到底是赞扬还是贬损?这种艺术批评的话语既不负责任,也缺乏专业知识,显得非常平庸与无能。

(作者系胜游官网艺术学院教授、博导,焦作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2021-9-10【